這個逼得新加坡差點改法令的男人,曾在世界足壇翻雲覆雨

0
208

今天早上,全世界都激動了,阿根廷出線了,梅西不慌了……

可别忘了在此之前畫風詭異的世界杯(悲),讓天台的人越擠越多……

與其花錢賭球,不如給自己買份保險

看球有歡樂,賭球毀所有,世界杯頻頻爆冷,用黑話說就是“意外是正常的,正常才不正常”…..。

這不禁讓人回想起江湖上一直以來流傳着的“賭枭”陳錫英的傳說。

陳錫英,新加坡人,綽号“丹譚”(Dan Tan,全世界惡名昭著的“球賽操控團夥頭目”,在賭球圈子裡被稱為“老闆”。

他“賭黑球”的觸手涉及意大利、匈牙利、芬蘭等多個國家,參與的非法賭球比賽超過150場,每年運作的資金,高達900億美元!

神秘低調的賭場黑老大

和電影裡的黑幫老大一樣,陳錫英行事非常謹慎。落網之前,警方連一張他的近照都難以搞到!

意大利警官說:“我們無法介紹關于陳錫英的更多細節,不知道他的錢是從哪裡來的,平時都在做什麼。他是一個謎,從一張舊照片來看,47歲的他看上去隻有15歲。”

據說陳錫英在米蘭隻選擇入住兩個酒店——機場附近的馬爾彭薩大酒店,或是皇冠假日大酒店。每次入住,都随意定一個房間,并且隻付現金,這樣就能避免留下信用卡信息~哇,反偵察能力很強哦!

這不禁讓人産生一番遐想,大賭枭在新加坡生活,該住在多神秘高級的地方呢?十幾層安保,機關重重的密室,富麗堂皇的裝修,按照以往電影裡神秘背後大BOSS的住所标配,應該是這樣的~

沒想到,完全“不差錢”的黑老大,在新加坡的生活超!級!樸!素!他就住在盛港的普通公寓裡面!不過,警察去逮捕他時,已經是人去樓空了。

連小區的保安回憶起來都說,“他看上去跟公交車上的普通人沒有區别。”

球賽背後的最大操盤手

關于陳錫英操縱球賽的傳說非常多,其中最有名的是他直接通過操控球場照明,來幹預球賽。

2001歐冠賽上,巴塞羅那對土耳其球隊費内爾巴赫傑進行到70分鐘時,賽場的照明燈全熄滅了!!!!

原來,是陳錫英在賽前下注,賭兩隊總進球必須少于3球。

當時,巴塞羅那已進兩球,陳錫英眼看就要輸定了,他居然讓被買通的四個技術人員關掉賽場的照明燈,希望比賽因此而被取消。

但是他的戰術還是失敗了,20分鐘後恢複了賽場照明,最終以巴塞羅那3:0領先對手結束比賽,陳錫英痛失300萬新币的賭資。

不過,這種賭場賽場風雲他見得多了,雖然腦洞大開關掉全場照明燈最終沒有讓他在這次賭局中撈回本,但是在其他很多賽事中他賺到盆滿缽滿,比如在意甲比賽中他就赢走了1500萬歐元。

通天黑手不僅深入歐洲,連中國足壇他都要參上一腳。2009年10月之所以會開始“中國足壇掃賭打黑風暴”,就是源自幾位中國球員在新加坡打假球被踢爆了。

“新加坡假球王”威爾遜·拉支在2011年被捕,被芬蘭判處兩年監禁,并被引渡到匈牙利接受調查,從而引出了幕後黑手陳錫英。

監獄關不住的争議罪行

雖然陳錫英在賭球場上隻手遮天,但是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2013年9月陳錫英因為操縱球賽成績,被新加坡警方用刑事法(臨時條款)法令拘禁。

這項法令允許内政部在不經審訊的情況下,拘禁嫌犯不超過一年,以确保新加坡公共安全、社會治安和良好秩序。拘禁期每年檢讨,可以延長。

2014年10月,陳錫英的拘禁期延長一年,他上訴高庭抗議拘禁違法,要求被釋放,但訴求失敗。

可是劇情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驚天逆轉!2015年11月25日,最高法院上訴庭認為,沒有資料顯示陳錫英危害新加坡的公共安全、社會治安和良好秩序,所以當庭釋放了他!

本以為闆上釘釘的罪行,居然還能被無罪釋放嗎?法院不認為他所涉嫌的罪名會對新加坡造成威脅,因此在法理上不能以這條罪逮捕他,就把他放了。當時,國際足球協會(FIFA)表示非常失望。

當時此事影響巨大,因為按照新加坡既定的法律框架,是不能逮捕他的。若要逮捕,就得修改法令。今年2月,還引起新加坡國會對“刑事法(臨時條款)法令修訂案”的激烈讨論

簡單來說,就是陳錫英雖然在海外犯下各種“惡行”,可是他沒有直接對新加坡的社會安全造成危害啊。

不過2015年12月1日,也就是六天後,陳錫英又因為涉嫌參與犯罪活動,再次被捕。當局沿用同個法令拘禁他。

當時内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說,“我們并不會因為國際壓力逮捕或釋放任何人我們會為新加坡做正确的事”。

總而言之,球場的世界,不是大家想的那樣簡單,賭球需謹慎。

精明的前妻

坊間傳聞,陳錫英的前妻管恩梅也是一個精明的女人,在陳錫英被捕後,她把自己包裝成柔弱的家庭主婦,也謊稱自己對丈夫“賭球”之事一無所知,在法庭上與法官幾度周旋……

不過最後她還是承認了自己提供假口供的事,最後被判坐牢三個星期。

相關閱讀: